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璐透摄-摄影师LuLu

 
 
 

日志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2009-04-22 01:03:00|  分类: 菜市口,城南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次,是属于我的深度之旅。

       回了8岁前住过的院子,初中,高中。除了小学已经拆了,其它的地方都在。听说好像也快拆了,不过还好,它们都等到我回来了。

 

       总是去后海拍那些胡同,去寻找属于老北京的印迹。可是直到今天,当我拿着相机,走在我从小长大,却又远离多年的胡同与平房间,我才明白,那些是风景,而这些是记忆。这里没有车水马龙,没有南腔北调中外混杂的旅行团,没有时尚个性的小店,没有声名远扬的名胜古迹,没有坊间流传的奇闻轶事。可是这里,曾经是我的家。仅这一条,什么都足已。

       菜市口大街往南的米市胡同,从这里算做起点一直往南延伸,是我小学期间最熟悉的地方。我没有想到,或是说,我可能早就忘记胡同里的春天是这么美。槐树真的像课本里所说,撑起了伞,不是什么巧夺天工的壮立景象,可是绿绿的,让人一眼望去,心情舒畅。随着高楼一座座拨地而起,这样的风景也越来越少。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高高摞起来的酒瓶。你是不是也有这样的记忆,夏天的时候,拿着篮子帮爸爸换啤酒顺便给自己带瓶黑佳仑或是北冰洋,那个时候可乐还很少见。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再往南走,已经变了模样。我那求学史上待过最长的学校——米市胡同第一小学。已经被盖成了商品房。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看着眼前的工地,土堆,我努力了好久,也没构建起一点回忆。我站的这里,以前是哪里。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落寞的墙壁与孤单的它。当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改变,庆幸的是,还有你在我身边。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电表。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绕了半天,终于看到了牌子——“迎新街”。有点印象,又好像没什么印象。右转,依旧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曾经以为很长的南横街,现在有一半已经成了大宽马路。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终于看到了熟悉的地方——珠朝街。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站在胡同口向北回望小学的那个位置。找不到一点当年的影子。以前这个路口的东北面是个粮店,西北面是这个理发店我小时的秃瓢就是从那儿理的,理完之后我爸为了补偿一下,就带我去陶然亭划船去了,回到家,我边哭边指着头跟姥姥说“爸爸、爸爸……”那时小会说的还不多,但是爱美的心,是有的。状也是要告的。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熟悉的胡同,绿绿的树有多漂亮。西面的院子已经拆了,那边在重修中山会馆。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熟悉的院子。多少次跑进来跑出去,多少次坐在院门口等着爸妈下班,多少次闻到对面饼店我烙饼香。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我们家的门牌号。当我拿着相机拍的时候,居然流眼泪了。心里有个声音在说:“我回来了,我回来了。”搬走了17年后,我回来了。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这就是我家。十多年了,居然门和窗户都没有换过。老爸看着照片说,这玻璃是我安的,水泥地是我磨的,雨棚是我搭的。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左右这两间都是我家的,以前放学回来就到右面这屋写作业。脖子上挂钥匙,偶尔中午泡方便面的日子。在姥姥、姥爷走后的那三年,老妈上班在大红门,中午回来给我做饭然后再回去上班。她曾说,要不是为了我,她的成就肯定比现在大多了。虽然是开玩笑说的,可是以她的能力,我相信。对于女强人这个概念,我从老妈身上知道了另一种表现形式,就是为了家庭甘心牺牲自己。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我在院里拍照时,正好有个阿姨经过,我问她这里还有没有人住,我说我以前就住这里。阿姨说,你以前住这儿?我说我是92年搬走的。阿姨说,我记得她们家有个lulu。我说,我就是!阿姨大惊,我捂着嘴笑起来,是那种没想到的欣喜。这种感觉说来奇怪,是因为有人想起,是因为不期而遇。这张照片应该是搬走那年拍的。和上一张照片是在同一个位置。小短裙~~~小肚子~~~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听说以前住隔壁大我7岁的哥哥没搬走,下个月就结婚了,给他留了个条。希望可以再联系上。想当年喜欢小虎队还是被他带的,常跑他家吃饭,两这人一起去天津海滨浴场回来在天津火车站他们差点就把我丢了,这事我可记着呢~~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阿姨说,老邻居越来越少了,不知这边什么时候拆。有点私心的想,不拆多好啊。有回忆是幸福的,而可以回忆的地方到最后就都变成了相片。触不到老墙,也闻不到花香。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院后面的WC,以前这块空地是我们这帮孩子玩过河、跳房子的。以前觉得挺宽敞的~~年纪小的时候,我们看什么都是大大的,远远的。而当我们大了,才发现不是地方变了,而是眼界宽了。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我家的后窗户。以前常常垫着被子枕头,摞得高高的,才够得着。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走到胡同的最南边回望,有槐树的胡同,多漂亮。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左转进到下一个胡同——红土店。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不知是谁家的后窗,不知在这里又有怎样一段童年记忆。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时光就像是斑驳的树影,深深浅浅,让人难忘,也让人憧憬。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住了几十年的老人与匆匆而过的路人。一瞬间定格,都被我收进了记忆。

城南旧事之胡同记忆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17年之前,我从这里搬走。带走的记忆,是孩子时的玩玩闹闹,一起玩过的小伙伴,毫不客气的百家饭,夏天里姥姥摇过的蒲扇,和望着爸妈回家的方向坐在院门口的期盼。

       17年之后,我回来了,遗憾有的熟悉的街道已经盖起了楼房,我还没来得及去纪念。庆幸的是,住过的院子还在,住过的房子一点没变。我还来得及,用我的方式去纪念。

       亲切、感慨、怀念与满足。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