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璐透摄-摄影师LuLu

 
 
 

日志

 
 

2.5个哆嗦过后  

2009-04-20 01:4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个,0. 5个哆嗦,顺利过关

    论文终于是定稿了。最后还是被格式搞颓。对着要求一遍遍的查看还有哪没有改。前天去学校找指导老师签字时,想顺便再找管收论文的老师问问格式吧,省得有的不明白的地方瞎折腾,直接问了不就行了。

    班主任说11点半下班,你们赶紧过去吧。一看表已经11点15了,因为走过去还有距离,就赶紧边走边给她打了个电话想让她等会我们,怕她去吃饭。结果,得知来意后这个T老师说,“有什么你就电话里直接问吧。”我说“想当面问一下,怕电话里说不清楚,我们都快到您办公室了,能麻烦您等我们一会么”“知道我要下班了还过来?你们班主任应该是让你们打电话问吧?哪有直接过来的。”“我们大老远过来一次不容易,明天论文就交了,还有的格式不明白,就想和您确认一下,不会耽误太长时间的。”“电话里问不就完了,哪有你们这样的啊。”“我们都走到您楼下的书店了,您是在三楼吧?”“得了,你们上来吧。”

    挂下电话,丢掉客气的语气,和她们说,这TMD是什么老师啊!

    见了面,一个身材娇小的30+女老师,把论文格式上标注的问题都问了一遍,回答的态度倒还挺好。最后问致谢词,写什么。她说,想感谢谁就感谢谁。我说,那感谢T老师的指导。她笑说,别别别。

    最后出来感叹,真是最后还得扒层皮。

 

    第二个,1个哆嗦,未知。

    第三次考试的三级,有了前两次没有的紧张。

    前两次根本没复习,连有什么题型都不清楚。时间很富裕。

    这一次,一段时间的图书馆朝九晚五,近一周取消了运动,却比之前还爱饿。前一两天开始紧张、脾气大。心想,你们谁也别理我。大贺同学,老是问我复习的怎么样,考前前一天,隔了两小时问了我两遍复习得怎么样。我这个火啊。你烦么?两小时能有什么变化。(今天的火也不小。原因是昨天大川同学知道我们今天去学校补考,还说到时找你们玩去。结果今天下午给我发短信问我在哪呢,我说车上。他说考试?我说,下午四点考试我现在在车上。我就想,你不是知道我们考试么,还问,还问。还问!我对字数少且非开放性的问题实在是更加莫名火药味大。)

    这一次考得依旧很未知,没有把握。卷子上能找到的老师讲的知识点少之又少。我就想,为什么历年真题里都有几个,眼前的这个怎么就那么有新鲜感呢。祈祷~

    考前还做了好事。开考前坐在教室里等待,看门口进来一男的,下面迷彩裤,上面也是军绿,小辫比我长,戴个帽子,除了不帅,倒是挺艺术范的。心想,估计是摄影专业的吧?还有点小亲切感。看他坐在我斜前的位子上,右手从口袋里掏出把瑞士军刀,左手拿起一枝新的绿色2B铅笔开始削。。。。。。真神,居然还有快开考了现削笔的,这得削哪年去。我就非常热心的把我那小学一年纪用到现在的粉色火柴盒转笔刀借他了。这大哥对来自身后突如其来的帮助有点意外,连说谢谢。嗯,日行一善,感觉不错。

    考完三级,交完论文,和旭小妞,超超,大贺去国交吃饭。感叹着两年的时间就这么过了,还记得第一次来国交吃饭,五六个人在包间里吃刀削面的情形。这顿饭一下从12点多吃到3点多。

    这种感觉,是久违的。旭小妞后来说,这次找到了最开始的感觉。我明白她的意思,因为我也感觉到了。开始几个人的端定,亲近,一起坐地铁一日游(八通线,一号线,五号线,13号线),一起石景山一日游(K歌、庙会、好嫂子),一起通州一日游(狗市),一起去后海(拍雪景、九门小吃、酒吧喝茶),一起去宜家(不买家且拍照玩)……一周最盼着是周六(周六对旭小妞还有特殊的意义,《快乐大本营》忠实观众),想着大家可以逃课去哪里玩。我们形容周六是Happy time。因为在工作中,想要任性的说一些什么做一些什么,都是不能不考虑后果的。而在同学面前,没有利害关系,就会很轻松。所以我们非常enjoy周六能聚在一起的时间。可是后来,因为一些格局的改变,工作的忙碌,就产生了一些变化。以前就算有不能来的也就一个人不来,而后最厉害的是只来一个。葛大叔说啥来着,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对周六的盼望不再那么强烈了。其实也是因为一些变化,有一阵我是处于沉默或是半退出的状态。就算在场,我也觉得没有什么可说的,所以大多是沉默的。而更多的时候,我是选择了活动的缺席。因为觉得没有兴趣,因为觉得缺了我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对于磁场这回事,这倒真是见识到了与自己不匹配的那一极出现时,自己的反应。在这个不了解且风格迥异的磁场侵入到了我的圈子,并速度在这个圈子里活跃的时候,我就静静的,静静的往圈子的边缘走去,我会自动远离让自己不舒服的因素。有时候也说不清自己的脾气,有时犹豫不决,有时又很坚决。其实,在后来的慢慢了解,和达到安全距离的时候,相处起来倒也好了很多。

    吃到一半,大川同学从另一桌吃完继续和我们吃。我对旭小妞说,你看这三人,一个比一个“妇女之友”,班里女同学差不多都认识了。相比之下,我和旭简直就是落后份子。女同学没认识几个算正常,男同学认识的也很少,这一点实在不应该。

    旭和我讨论婚礼的问题,然后我们几个单身的同志一致要求她的婚礼上要有单身男女的互动游戏,我们把这场婚礼当成了一个结识未婚男女青年的大好机会。旭说,我就把你们这桌安排在同事那桌边上,你们相去吧。摩拳擦掌ing。不过话说回来了,半年之后,我还是single着?上周,以前的客户打电话来,CQ饭店的G经理,60后的老北京,一口京片子,听得我特别亲切,关系也不错。聊起天来又问我,个人问题解决了么?我说,没。他那边说,不应该啊,你这年纪,你这相貌,你这品德,又是北京女孩,现在应该是大把挑照片的时候啊。我说,那个……这个……缘分问题。(今天中午《特别关注》里报导鸟巢周末办相亲大会,很多父母或是孩子自己都去了,我爸说,你也去看看去。我。。。。[此时我妈和领居阿姨去了超市。]我爸又说,你妈也不干点正事就知道瞎溜。潜台词是,我妈此时应该出现在鸟巢就对了。)

 

    第三个,1个哆嗦,肯定过。

    被我从开始就骂的外国文学,考试没过,补考没过。今天是第三次考。我说,我这学生生涯因为外国文学而完整了。

    大阶梯教室里,我们班的人占了半壁江山,另一半是其它几个班的联合军团。我就心说,难道这补考人数,不能反应出老师的一些问题么。

    题我认认真真的背了,当然小条我也备着了。但是,我是那种绝不把自己逼上绝路的人,有两条路走,总比寄希望于一条道上好。起码在考试上,我是这样的。所以首先是把题背了。小条当然也得准备。因为在这方面我挺吃亏的,一直都是自己背了,就不准备小条,但往往背的也会有忘了的时候,也会有没背到的时候。而最后成绩下来,很多时候直接抄的倒比背的分数高。对于这个事实,没办法讲什么公不公平。纠结也没有意义。所以就知道了要给自己留后路,当然后路是以防万一,前提是还是要复习的。我也不想让自己在考场的两小时里时时刻刻被神经折磨着提心吊胆,绝对谋杀脑细胞。

    这一次之所以说肯定过,首先范围扣对了(这届的老师就是靠谱,我们那届的BT老师,不靠谱,甚。什么旮旯题都往上整,画范围的潜台词就是这些你们背吧,我不考。(参见我上一次补考后的气急败坏: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82d7ab010099t5.html)这次卷子发下来一看,起码80%是我背过的。这心情的愉悦劲儿和上一次想抽老师的粗暴心理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其次是,有备而来,那20%也不怕,笔袋里,袖子里,兜里各放了一组小条,我说了要给自己留后路,而后路的后路就是狡兔三窟,如果不幸被老师抄走一份,还有备用。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是,监考老师。一个年长女人,管得相对严点(相于是相对于第二位监考老师),不过总是出去。一个是学生样子的男孩,从一开始就拿着本巨厚的书在前面看,站着看完坐着看,很投入的样子。其实心里也应该非常明白的。(你看人家多好还自备读物,李姐在考前还特意放了份报纸在前面,报纸一会就看完了,这书能看好久了~)可是,最后20%里还有一道不在范围里的,怎么办呢?前面的娟同学已经拿手机百度了,于是她的手机在附近三排人当中争相传看。(多可爱的小诺啊~~)

最后的总结就是:范围靠谱,复习到位,小条齐全,考纪不严。Oh,yeah~~

 

    4个,0.5个哆嗦

 

    5月9、10号有论文答辩,得在良以上才可以。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