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璐透摄-摄影师LuLu

 
 
 

日志

 
 

送你离开,千里之外  

2008-04-23 23:5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插播紧急通知:我又把手机掉坑里了,请大家与我联系,留下手机号,谢谢~~ 

     有时候,我承认自己很倔强,有时候我也承认自己很任性。

     LT明天要走,弄得我这几天心情不宁的。昨天最后决定,明天去送机。知道时间和目的地,再查时间和航班号再杀到机场的事干了又不是第一次。今天早上查到明天南航4点15有一班飞马尼拉的CZ337,应该就这一次。所以就请好了明天下午的假,想直接去机场。去了见不见他,我都不是很在意,我只是很想很想去,哪怕不出现。

    上午给他河南的号打,停机了。又给GG打,他说现在也联系不上他,不知道明天几点走,是直接从河南奔首都机场,还是会来学校,未知。联系不上,只有等他联系。

     去见客户顺道去了城乡,买了支派克的笔送给他。因为我们认识就是因为写文章认识,也有很多的故事和文字有关,我们也都习惯了用文字表达心情。有些财富和金钱无关,却留在我们的脑海里是抹不去的印记。再加上他这次是去学习,希望他早日学成归来吧。

送你离开,千里之外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中午和GG碰了面,让他明天陪我去机场。毕竟他家里人都在,如果就我一个人,可能还是不太好,所以还是想叫上GG一起去。

     三点多,GG打电话来说,LT到北京了,问我怎么办。

     我说,让他给我打电话吧。

     不一会,LT打来电话,正在中关村帮妹妹买电脑。分开两年多,好像除了一次春节和一次管他借DV,就再没打过电话。比我想的,状态要好,我真的怕会不知要说什么,不是没的说,而是不知道话说到什么份上是合适。他说,真的不用送,受不了那种离别的感觉。我说,你在我家门口走,我怎么能不送,再说给你买了礼物,是肯定要送的。说了半天,他说给ZWL带了特产来,估计没功夫去找他了,要不让他来找我就一起带过来了。我说那就再说吧。

      其实买了礼物之后,就肯定了,不管怎么样,都要见到他。

      下班后和GG联系,问他们什么时候去找LT。他说得等七八点钟。我就去学校和GG一起吃了饭,我说ZWL什么时候去,我和他一起去。GG说,他又去打牌了,你要等他就等没影了,LT今天住农大。好吧,那我自己去。吃了饭七点钟,闪回公司拿包,准备往农大走。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我再一次,着急忙慌的,在春意盎然的四月,把心爱的手机掉进了厕所。傻眼了,所有联系方式都在里面啊~~更那啥的是,LT的号都在里面呢,我一会怎么去找他啊。因为着急想查电话,我又再一次犯了致命性的错误,我再一次开了手机,于是,估计主板再一次的被烧掉了。然后,我就淡定了。回到空空的办公室,还好,刚刚给GG打电话是用座机打的,还可以重拨回去找到他的电话,又问了LT妹妹的手机,两个重要手机记下后,又给星打电话,让她把手机借我用一晚。然后奔到学校食堂去找她拿手机,严重表扬一下!!换上手机后,就给LT妹妹的手机打电话,无法接通。打GG的,没人接。也不管那么多了,先坐上车再说。

     奔到车站上了运通110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一路打GG和LT妹妹的手机,依然是无人接听和无法接通。在车上不到一个小时里,简直就是心理摧残。一遍遍的打那两个号,找不着人。我想到了,黑黑的晚上,我一个人站在农大的门口,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可怜样,关键是我还没去过农大那边,一点都不认识。如果LT不主动找我,我就根本找不着他了。而他明天就要走了,而我又非得要见他。多么纠结啊~~哭的心都有了。在清华东门堵了十多分钟,反正就是急得我~好不容易到了农大,那两个电话依旧无回应。农大门口有保安,我还问了人家农大里面是不是有宾馆,想LT和父母来应该会住那里吧。就往宾馆的方向走。

     正在这时,GG的电话打来,说刚看见未接电话,说已经和LT联系上了,一会他给我打。稍稍安心,挂下电话没一会,LT就打来。说他妹手机没电了,一直以为是我和GG一起过来,所以就一直给GG发短信,哪知那小子半天没看手机。当时我拿着电话倒在农大门口的心都有了。就好像走失的孩子,终于找到家长的感觉。心理高低起伏变化的太快~

送你离开,千里之外 - 摄影师lulu - 璐透摄-摄影师LuLu

      在农大门口见了LT。和两年多前没什么变化。依然是那么瘦,依然是那么白的牙。聊得很轻松,没有特别的伤感之类。也问了他,为什么那年暑假回来,有那么大的变化。他说,因为前途吧,是对前途的担忧。他的家庭背景决定了,他不能自由的去选择自己的未来,走什么样的路,仕途或是出国,决定权仿佛并不在于他。得到这样的答案,我还能说什么。我只需要一个答案,其它的无需太多。东拉西扯的聊了会,就只是像老朋友一样。他依旧有时候表现得迷迷糊糊,总是说光玩了。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当初那个算命的说的是真的,那他现在前途上的未知,和我逃不了关系。所以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他可以过得好。

     用一根派克笔换了他从家带来的一大盒铁棒山药,礼尚往来,也不错。他因为还要去找家人,就没陪我等到我上车。他走了没一会车就来了,我上了车,看着车窗外的他,车到十字路口停下,我扭过头还是可以看见他单薄的身影,直到车拐弯再也看不见。我想,这辈子,我们应该可以再见的吧。

     三年前的夏天,在西站送过他走,只是六个小时的路程,只是一个多月的分离。结果从火车开走,一路哭到了家。完全没有心情去顾及别人的什么眼光。好像潜意识里,是不是感觉到了就会丢去,所以悲伤了前召。而这一次,我任性的,一定要去送,我觉得,于情于理,好像我都应该去。我应该去,与别人无关。所以开始并不在意是不是会在他面前出现,哪怕远远的看着也好,就像发祝福的短信,从没奢望他会回一样,我只是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就够了。要不是买了礼物,也许我也就不会这么坚持一定要见了吧。而买了礼物,我是要把我的祝福送给他,也没必要再苛求是不是要在机场,弄得很悲伤。毕竟,只身在异国,他的心情会更复杂,又何必再去给他添加悲伤的色彩。心意,比形式来得重要。所以,我不打算明天去机场了。

     送你离开,千里之外。照顾好自己,早日学成归来。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